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开奖历史 >

联想少帅往事:能干的孙宏斌救火的郭为沉默的杨元庆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09-14

  在成立香港联想的筹备过程中,柳传志发现老同志都是技术研发人员,长于研究,但冲劲不足,急需吸纳新鲜血液扩充团队。

  说干就干,联想在《中国青年报》要闻版刊登招聘广告:“加入我们,跟我们一起创业。”

  计划只需16人,应聘者却来了500多位,笔试之后留下 280人,挑了120人参加面试,最终符合要求的还剩58人。

  率先冒头的是孙宏斌,面试孙宏斌的陈恒六评价孙:“小伙子很务实!思路很清晰,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不来虚的。”

  拥有清华大学工学硕士学位的孙宏斌没有传统理工男的“木讷”,做人十分来事,在公司喊陈恒六“大哥”,大哥出差回来,小孙派车去接;大哥回公司,小孙一声令下,同事统统站起来恭候……

  另一个出类拔萃的是郭为,当时刚刚拿到管理学硕士学位的郭为进入公司后不久,便被柳传志发现了才华。

  一次,国家评选科技进步奖,《人民日报》提前公布评奖结果,说联想汉字微机系统仅获了二等奖。柳传志大为不悦,郭为于是去索要,面临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郭为实行三步走战略:一、加大宣传,新闻连篇累牍报道联想汉卡,让评选组专家对汉卡有印象;二、亲自上门拜访,邀请评选组专家光临联想进行指导;三、申请复议,在郭为努力下,最终有10位专家联名提请复议,最终联想汉字系统成为了一等奖。 “郭为追奖”成为其个人乃至早期联想可津津乐道的故事。

  而上海交大计算机系研究生出身的杨元庆就没那么风光了,为公司起草一份代理IBM电脑的投标书,上手就搞砸了——报价比对手高了一倍。于是乎,杨元庆的工作前三年,从最基层的销售做起,默默无闻……

  小时候的孙宏斌出生在山西运城潘西村,兄弟四人中排行老大,家里人希望他健康强壮,就取乳名叫“强娃”,村里人对“强娃”的印象是:“从小不爱说话,但是非常喜欢看书。”

  爱看书且沉默的孙宏斌从小在班上硬要争第一,这一性格贯穿在他随后的生涯中。

  来到联想的孙宏斌被分配到企业部做汉卡和微机的全国销售业务,多干事少说话的他,第一年将销售额做到了1700万,占联想当年总销售额的4.1%。

  柳传志感到人才难得,决定重点培养,每天将孙宏斌喊到办公室,让其用普通话讲个故事,以纠正他的山西口音……

  不久,进公司不到2年的孙宏斌被破格提拔为企业部主管,柳传志给予了部分人事选配自由权,带着一帮热血青年的孙宏斌锐意进取,如狂飙之势在全国建立了13个独资分公司,为灵活行事,将财务独立,不受集团控制……

  同样出彩的还有郭为,继“郭为追奖”发生后不久,联想在人民大会堂召开“进军海外誓师大会”,当时大会堂还没商业化开放,普通企业是没资格在那露脸的,除非有够级别的领导人出席。郭为使出了浑身解数,探听到公司一司机的朋友认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的女婿,顺藤摸瓜下,彭冲副委员长出席了联想此次会议,现场听完柳传志讲话就走,虽然只有二十分钟,但柳传志还是感到脸上有光。不久后,郭为升任联想公关部经理。

  而面色白净、棱角分明,说话口头禅“我觉得……我觉得……”、 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显得不太自信的杨元庆,此时正干着如普通员工领90元劳务费等等行为,毫不出彩。

  年轻气盛的孙宏斌追求效率第一,常直接越过业务部,找公司外的渠道运输货物。而主管供货的业务部经理、公司元老贾绪福认为应该按照流程来,到最后矛盾日益不可调和,甚至吵起来。

  高层有声音传达给远在香港坐阵的柳传志,说孙宏斌势力坐大,结党营私、威胁根基……

  而真正让柳传志警醒的是一份《联想企业报》,不同于公司内部的《联想报》,《联想企业报》是孙宏斌企业部自己的报纸,首页赫然写着“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。”

  知道宣传力量的柳传志勃然大怒,但由于不了解局势,既而感到“心里有点发慌”,决定亲赴北京了解情况。

  回京后,先和联想副总经理李勤碰头,敲定了核心内容:企业部不能有自己章程;企业部利益高于一切的提法无疑是荒唐的;分公司经理的任命权是在总裁室;未经同意,各部门不得自己办报纸……

  1990年,3月19日,联想集团召开了第一期干部培训班。培训期间,柳传志评价孙宏斌,拥有勇于克服困难,拼命达到目标的实干精神;拥有审时度势的能力;拥有充分发挥属下同志的积极性、相当强的组织能力……

  柳传志提出了“大船结构”理论:“公司像条大船,向着总裁室制定的目标前进,这是统一原则。”他指出孙宏斌不注意公司大船结构的统一原则,想开小船;自我为中心思想强烈,管理方式幼稚,帮会行为,涉世不深。长此以往,孙宏斌在联想有四种可能:“第一种是可造就之大才;第二种是公司的危险人物;第三种是被磨练成庸才;第四种是愤而出走。”

  按照之前商定的剧本,会议总体基调是先扬后抑,目的旨在敲打敲打孙宏斌,顺势在潜移默化中取消企业部各项权力。

  柳传志还表扬企业部和孙宏斌:“他们部里的气氛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,有一种‘嗷嗷叫’的工作的感觉,这一点我自己亲眼看到了。”

  然而在总结会上,元老贾绪福明显没达到柳李二人的段位,面对李勤出面,将其业务部与孙宏斌企业部各打二十大板的行为,没有那么聪明的他竟然公开反驳:“领导上知道我的问题,下边也知道我的问题,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问题,我希望领导能给我摆个十几条出来。” 这种不能理解领导意图,公开叫板的行为,让李勤和柳传志很生气。

  小孙同志表现倒是可以,比较聪明的他表态要亲自改过,要“来一个急转弯,来一个猛醒”。

  会后,年轻人们没有仔细总结思考为何要开此次会议的来龙去脉。反而因为贾绪福的靠边站而非常开心,感觉是孙总的胜利。

  唯孙宏斌马首是瞻的年轻人们“天降大任、舍我其谁”,还有人抱怨计算所的老人们占据领导岗位,阻碍公司发展。

  柳传志在之后给企业部下属训话,传达了会上总结的企业部虽然成绩很不错,但开小船,不利于联想发展,帮会行为等等内容。

  年轻人的阅历更不如贾绪福这种元老了,柳传志一敲打就炸。几个人站起来说:“柳总,我们不是帮会。我们没有帮会成分。我们管理机制还是挺不错的。”之后,柳传志说什么,底下年轻人就反驳什么。

  柳传志推心置腹地说:“小孙,你是要我,还是要那几个‘青瓜蛋子’?” 孙宏斌表示:“我要那几个‘青瓜蛋子’……柳总,我把他们开除以后,我在这个部门威信何在?我没法管了,我干不了。如果他们真有问题,我肯定会开除他们。我对他们评价不坏,你并不了解他们,都是因为他们给你提了点意见。现在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要开除他们,这叫我以后怎么管?”

  1990年4月4日,联想公司在北京大学芍园召开企业部全员会议。柳传志宣布将孙宏斌调出企业部,到业务部任职,而且不许带人。孙宏斌脑子里“嗡”的一下……

  “青瓜蛋子”们为孙宏斌的遭遇感到不公,《联想企业报》编辑白泉当众质问:“《企业报》到底有什么问题?”属下薛琳娜也发言:“公司的《联想报》办成这样,为什么不能办更好的报?”

  柳传志严厉斥责年轻人的狂妄:“你们的表演,说明你们只知道有企业部,不知道有联想集团!你们要知道,联想的老板是谁”。说罢拂袖而去。

  4月7日下午,柳传志再次集合企业部人员宣布新决定:“开除“芍园发难”中表现最激烈的白、薛二人;封存分公司的账号;柳传志自任企业部经理;孙宏斌即刻离开原职,到业务部任职。”

  事后,企业部在北大勺园餐厅吃饭,提及孙宏斌以及企业部受到的待遇,大家情绪异常激烈,有人要他坚决顶住不调岗,有人要他知难而退听安排,还有人建议早点独立、“卷款”走人。

  历史上从来不缺告密者。果然,陆续有会计以及另外五个孙宏斌下属把企业部不满情况以及“卷款”的说法告诉了柳传志,柳传志立马来找孙宏斌进行谈话。

  柳传志摊牌:“我是能力强的人,但我领导不了你。咱俩当不了同事,好聚好散,咱俩做不了同事做朋友。你自己到分公司去,随便选一个,你要愿意干哪个都行。”

  孙宏斌拒绝了:“不必了,柳总我还年轻,我才二十几岁,我自己再去干。我自己走。”

  谈话的同时,柳传志向中国科学院保卫局报告,又向公安局和检察院报案,又派出20人星夜兼程分赴各地查封分公司账目。同时,又派两人将孙宏斌“软禁”起来,防止其自杀。

  孙宏斌倒头就睡,看守的人称赞:“看来你还真是个人物,还能吃能睡,呼呼地睡。”

  几个下属仗着义气想去“劫狱”。看守他的人和拯救他的人手持家伙对峙时,孙宏斌站在房间的门口,呵斥他们马上离开。手下他们果然听话,乖乖地离开了。

  调查结果是孙宏斌曾将公司资金转移到另外一家公司,孙宏斌解释因为公司财务制度僵化,手续复杂,才要留下一笔流动资金方便做生意。

  1990年5月,孙宏斌被警方羁押,公诉人指控他“受贿”和“挪用公款”。主审法院并未认定“受贿”的指控,但判决“挪用公款”罪名成立,刑期5年。

  孙宏斌被逮捕后,全国13家分公司都陷入混乱。本是公关部经理的郭为被柳传志点将,去整顿各地分公司。

  郭为大刀阔斧,将重庆分公司关门,将成都分公司经理撤职,将长沙、武汉分公司换帅……改革就要损害不少人利益,于是郭为被威胁:“小心把你扔到嘉陵江里去……”

  即便如此,郭为还是对全国分公司一一查账、追查违规行为,在其整顿下,联想控制住分公司的同时还确保了营业额稳步增长。郭为在联想里内获得了 “替老板堵枪眼”的评价……

  1991年,柳传志把28岁的郭为提升为集团公司的企划部总经理,进入了总裁室。郭为制定了一系列的联想企业文化,想出了“世界失去联想,人类将会怎样?”这一经典口号。

  联想财务出现问题,郭为又被派去抓财务工作,提出了“责任会计”的概念,并长期沿用。

  1994年,郭为再次被派往联想大亚湾科技园区做房地产,负责联想“贸工技”业务的“工”业务,做完二期工程以后,园区投资效益明显好转……

  1996年,香港联想出现亏损,在柳传志亲自带队下,济公论坛512525com。郭为又被调往香港整顿联想在港的14个子公司,最终遏制了香港联想的亏损势头。

  1997年,联想科技(神州数码前身)成立,郭为将内部分散的分销、系统集成业务强力整合;3年后,营业额做到100亿。

  在联想的12年间,郭为发挥了“我是革命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。”精神,变换了11个职位。且每次都做得很完美。

  针对新情况,郭为曾说过:“就像把我扔到了一个四面都是玻璃的井里面,我爬也爬不上去,因为很滑,只能自己在那里去想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,没有人能够帮你……”而他的秘诀是“贵在坚持”。

  这一年,柳传志任命杨元庆当计算机辅助设备部总经理,主要是代理惠普绘图仪。三年多的基层经验,让杨元庆学到了不少,还引入了国外“分销”概念,最终将该部门业绩提升十倍,销售额从3000万元增加到了3亿元。

  一次,柳传志给杨元庆打电话,派他去夏威夷参加惠普的全球代理商大会。杨元庆说最近销售事情特别多,如果到时候实在忙不过来,能不能换人去。

  柳传志感慨:“当时出国风极盛,无论谁有了出国的机会都很高兴。杨元庆是早想要出国的人,但是他却说让别人去,而且他的口气特别自然,漫不经心的,绝没有给你一个感觉,好像他有多高的风格。这个电话给我很深的印象。”

  给柳传志留下很深印象的杨元庆,又被派去熟悉电脑产销过程。1994年,杨元庆被任命为微机事业部的总经理,掌握研发、生产、销售、物流供应、财务大权。

  这其实不是一个轻松的活,当时的联想正遭遇业绩下滑的危机,仓库里还有几千台电脑积压,而且微机事业部之前是由几位老资格管理的,杨元庆等新锐执掌,直接集中分散部门,将原先三百多名人员砍掉三分之二,被老派势力视为接收。

  老派人员极为愤怒:“这是什么态度?这个事交给你,责任就在你的身上。你怎么能说不接?”

  与此同时,杨元庆大力推广的分销策略,使得原先客户利益受损,向老派势力诉苦,最终都推给了柳传志。

  柳传志安慰老派势力:“尽力支持杨元庆,因为他们要去打硬仗。”回头又去劝杨元庆,把库存兜底,维护公司利益,杨元庆拒绝了,表示除非允许他以极低价格抛售库存,造成的亏损也由前人承受。

  1996年年初的一个晚上,杨元庆和他属下的全体高级管理人员奉命来到公司会议室。

  当杨元庆和他属下谈笑风生之际,柳传志、李勤和曾茂朝三人排着队走进来,表情严肃,目不斜视。柳传志选择了对面的椅子坐下,连句寒暄也没有,一通斥责劈头盖脸泼将过来。

  “你不要以为你得到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你这个舞台是我们顶着巨大压力给你搭起来的。在各种力量的矛盾中,你本应和大家和衷共济,逐步确立你的地位,争取更大的舞台,更大的天地。你不能一股劲地只顾往前冲,什么事都来给我柳传志讲公平不公平。你毫不妥协,要我如何做?”

  斥责之余,柳传志让杨元庆必须妥协,并调走了属下。杨元庆只说了一句“我们一番辛苦,没有想到……”就再也说不下去,失声哭起来。满屋子的年轻人全都傻了眼,但最后杨元庆也接收批评……柳传志等一行走了,临走前柳传志还来了句:“再跟你算账。”

  第二天,心绪不宁的杨元庆受到了柳传志的亲笔长信:“我喜欢有能力的年轻人。私营公司的老板喜欢有能力的人才主要是为了一个原因—能给他赚钱,有这一条就够了。而国营公司的老板除了这一条以外,当然希望在感情上要有配合。谁也不愿找个接班人,能把事做大,但和前任关系不好。开句玩笑,找对象如果对方光漂亮(相当于能力强)但不爱我,那又有什么用?”

  1996年11月,香港联想在柳传志、马雪征、郭为等人的努力下止住下跌趋势,而北京联想的杨元庆的异军突起,当年联想PC国内销售量第一,给柳传志提供了十足的底气。

  御人有术的孙宏斌在监狱内安心接收改造,并不断写文章投稿,最终表现良好减刑。这点令柳传志也佩服不已:“那些人的确都很听他的话。我听说后来在监狱里,别的犯人也都很尊敬他。”

  出狱前后,孙宏斌约柳传志吃了顿饭,他们不可避免地谈起了往事,孙宏斌对柳传志说:

  “我反思这段经历,更多地找自己的问题。我当时比较年轻,比较气盛,或者说比较急躁,其实还是太嫩,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,出了这些事还是在自己,但是这种经历,我不希望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,怎么能从前面的吸取教训,怎么将来走得更好……”

  孙宏斌向柳传志表达了做房地产的想法,获得了支持。出狱后的孙宏斌没有在北京逗留,没有见昔日手下。而是赶到了天津,在柳传志和中科周小宁的支持下顺利创办了顺驰集团。后来周小宁和柳传志又把自己的股份全部给了孙宏斌……

  而对于少年得志的郭为与后起之秀的杨元庆,柳传志手心手背都是肉,都很喜欢。郭为攻坚克难,长于谋划运筹;杨元庆外圆内方,谦和霸气兼具。

  然而,随着郭为领导的联想科技与杨元庆统帅的联想电脑不断发展,矛盾无可避免的出现了。

  杨元庆想把联想电脑卖得更好,而郭为一心只想做“代理”。杨元庆说:“我们的自制品牌在公司占的比重越来越大,但是代理业务和我们有很大的不同,实际上你要是把代理做好,可能会影响自制品牌的业务。当然也有人的因素,比如柳总也说过,要让我和郭为这两块都能比较自由地发挥。”

  郭为说:“当时我确实遇到非常大的压力,你既然有自己品牌的微机,人家为什么还要让你代理。比如我们跟惠普本来有非常好的合作,但是惠普后来把我们代理它的微机业务都取消了。联想微机也是一样。1996年和1997年,我们分公司销售了40%的联想微机。后来就不让我们卖那么多,到2000年彻底不让我们做联想微机了。”

  柳传志研究后,最后忍痛得出结论:“这两人的摩擦是必然的,不是他们的品格太低——勾心斗角,而是各自有着完全不同的目标,所以只好分开。”

  两位太子最终分家,柳传志亲自出面,让郭为不再使用“联想”名字,救火队长一般为联想奉献的郭为很痛苦,然而,只能妥协了。

  柳传志曾经找过郭为,问,如果杨元庆做总经理,郭为做副总经理,同不同意?当时郭为的回答是:“第一,必须同意,第二,为什么不是我?”

  在2000年春天的联想“誓师大会”上,联想公关部制作了两面蔚蓝色的大旗,一面写着“联想集团”,一面写着“神州数码”,柳传志把两面大旗分别交给杨元庆和郭为。